或者放在福利院大门口
2019-07-17 16: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我认为,设置弃婴岛对弃婴行为是一种消极的鼓励。”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宇认为,“以往一些弃婴者内心会经历煎熬,担心孩子会不会被冻死、被野狗伤害等,如果政府买单解决孩子生存问题,设置弃婴岛并加以推广,会让一些犹豫的人坚定弃婴这一想法。”

朱洪相信,随着社会福利的不断提高,弃婴会越来越少。“从近两年的情况看,弃婴数量在逐步下降,南京从一年200多人下降至100多人,或许就是社会福利保障体系正在完善的佐证。”

当天傍晚6点15分,弃婴岛发出警报声。福利院值班员小金赶到小屋看到,一个襁褓中的小生命正在婴儿床上熟睡,便第一时间报警。“按照弃婴收置流程,必须由派出所出警予以确认,然后我们才能抱进福利院。”几分钟后,辖区警察赶到现场。小金随后将孩子抱进新生儿中心。“初步检查结果是,男婴,出生不到一个月,无异常症状,明天会有详细体检。”

10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南京“弃婴岛”刚安装完毕投入使用,当天傍晚,一个小生命就悄然“漂流”到这个小“岛”。

记者原本只是先行探访,结果刚离开就从福利院传来消息:第一个小生命已进入安全岛。

“其实,不管是送到‘弃婴岛’还是福利院,孩子最好还是回归家庭,那才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朱洪说。

无论任远还是朱洪,都觉得收留弃婴的工作更多应交给社会组织,让他们在救助中发挥作用。“由政府部门或儿童福利院承担弃婴岛的管理职责,有待商榷。”朱洪呼吁,今后可以由社会组织接手,在城市的更多角落辟出生命安全岛,政府承担建设、运营等费用,这样更符合国际惯例。

小男孩进入了温暖的港湾。而对这个容纳他的安全岛,社会上围绕“有没有必要设置”仍有不同声音。

图为南京儿童福利院旁的弃婴岛。

编辑:周灵

据介绍,1898年意大利出现世界上首个“弃婴岛”。如今,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弃婴岛”制度,美国50个州都有设置。南京市“弃婴岛”是省内唯一一家,已被作为民政部的试点,相信以后会有更多城市建立“弃婴岛”。

“弃婴岛”其实是座小屋。10日傍晚,记者来到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约10平方米的“弃婴岛”就建在院门口保安亭旁边,用活动板房搭建而成,室内婴儿床、棉被、早产儿暖箱及延时报警器等设备一应俱全。延时报警器在触发3分钟后将自动报警,门卫发现弃婴将及时通知值班人员,值班人员第一时间报警、履行相关手续后,再把孩子送入福利院新收隔离部观察治疗。

“婴儿生命安全岛”,南京市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更愿意用这个称呼。朱洪告诉记者,月初媒体报道南京将建“弃婴岛”的消息后,10天有6例弃婴事件发生,“有人就把孩子直接放在小屋门口台阶上,或者放在福利院大门口。”

设置“弃婴岛”之前,被遗弃在南京市福利院门口的孩子每年最多10人,其余都是市民发现于公园、草丛、医院等场所。就在上周末,南京六合区一名弃婴被扔在野外冻死。“与其眼看急需治疗的孩子被遗弃在荒郊野外冻死饿死,不如将他们放到更加安全的地方。”朱洪说,这是南京市福利院设置“弃婴岛”的初衷。

“政府部门更应关注发生弃婴行为背后的原因,而不是就事论事地提供弃婴岛。”10日傍晚,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弃婴者可能因为贫困无力养育子女、家庭担心社会歧视计划外怀孕等。民政部门应当把关注的重心放到为生活困难的婴儿家庭提供救助、防止意外怀孕、努力提高社会对计划外怀孕宽容度等方面,“使整个社会没有弃婴,这才是政策努力的方向。”

面对舆论压力,朱洪仍坚守“生命至上,这是基本的人道主义”。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目前有600多名孤儿,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在现行福利体制和医疗体系下,很多家庭承担不了重病或残疾孩子的后续治疗费用,因而将孩子遗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lxinfo.com.cn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股票配债,配债如何缴款版权所有